點燃激情,傳遞夢想!

今天,是香港的大喜日子,因為北京的奧運聖火,將會在港內傳遞。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亦是我們香港人的榮耀,因為我們是境內傳遞的第一站,亦是北京奧運倒數的第一百日,我們得到相當的重視,而且馬術比賽亦是在港舉行,千載難逢,實在難得!

那麼特別而有紀念性的日子,當然我也出一分力,用相機拍下精彩的每一刻。看了火炬的傳遞路線,也有很多特別的地方,例如全球首次利用龍舟傳遞,別具意義;在沙田馬場騎著馬來燃點火盆,也有另一種意思;在香港繁忙的馬路上跑步,可信是絕無緊有… 但是,沒有可能跟著火炬一起跑吧!詳細分析之下,決定第一站會去城門河一趟,再到灣仔街頭碰碰運氣…

每走到傳遞路線的街頭,像是走入紅色的海洋,只聽到「中國加油!」的助慶聲,火炬還未到達,已經感受到奧運帶來的氣氛。在城門河兩旁,已一早來了很多迎接聖火的人,幸好我也不算太遲,總算也有一個有利的位置。雖然雨一直落下,但也影響不了我們一班熱烈的心!到了灣仔港灣道,前來的人相比起沙田還要多,我知道要影到聖火也是十分困難,唯有轉移目標,走入最多人,最有氣氛的地方,拍下大家的激情,大家對這次奧運的熱愛!

One World One Dream!

15 Comments

  1. by carmen你表妹 on 2 May, 2008  23:54 Reply

    個學生好像不錯haha XD

  2. by 鋒 on 3 May, 2008  0:49 Reply

    噫~ 你有入到馬場影?

  3. by canny on 3 May, 2008  20:23 Reply

    I nearly cry when i saw the last torch relay.....
    First time feel that i am so proud as a CHINESE :)

  4. by Ryan on 3 May, 2008  22:34 Reply

    當我在電視上看到傳聖火的畫面,我禁不往有心裡不舒服。

    不要誤會,我希望中國成為秧秧大國,我亦希望中國可以趁著舉辦奧運去表現自己。

    而且,我亦不支持西藏獨立。

    但我在想究竟如何看待自己作為中國人的身份呢?而且作為大國應該有甚麼的態度?

    我在數個月前,見到所謂的異見份子胡佳,寫了一些有關政治的意見,一些民主的訴求。

    但他卻被收監了。他寫的文章的大意是中國應該像香港一樣有言論自由。

    這令我非常痛心。國家希望以舉辦奧運去表現自己,但以言入罪,則是否一個大國的態度呢?

    我相信作為香港人,都覺得言輪自由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在中國大陸,卻是罪(我相信如果我在內地講同一番說話,可能被扣留了)。

    而有些人權問題亦在這段期間香港出現。


    - 丹麥人、人權關注人士高志活及其他異見人士被禁在聖火傳遞間入境。

    - 支聯會在聖火傳遞期間和平示威,居然被人包圍唾罵。

    - (我不支持港大學生陳巧文的支持西藏獨立,但我覺得她居然被人唾罵、吐口水、甚至揮拳相向,究竟這是哪碼子的言論自由呢,這是香港,不是極權國家呀﹗)

    另外,令我覺得好笑的是有關傳聖火人士的名單。霍震霆居然話這些人是香港社會的縮影。如果他不是說謊話,那我想他對香港社會的認知大膚淺吧﹗如果奧運一如霍生之前所說的不應和政治扯上關係的話,則我想那名單將會大部是運動員(在這名單上據聞只有三份一是運動員,反而大部是政經權貴及娛樂界人士),又或是真正來看社會不同階層的人吧。

    我是一個中國人,但我更希望是個有言論自由的中國人。我希望中國可以強大,但亦希望中國可以有作為大國應有的態度。

    我不在傳送聖火的現場,但如果我在的話,可能我會有一點噁心。

    抱歉在這裡寫我心裡的說話。

  5. by jmmy on 4 May, 2008  22:26 Reply

    hihi

  6. by Jack on 5 May, 2008  4:38 Reply

    Carmen 表妹:哈哈!妳表哥我都有DD眼光嫁! ^^

    鋒:我冇入馬場呀!只係係城門河影相,影完就即刻趕去灣仔了...

    Canny:我差不多每次大遊行我都有去影相,但每一次都唔係反哩樣反個樣... 我也第一次睇到香港人為中國而那麼團結,的確是一件很值得自豪的事!

    Ryan:很多謝你係到寫下了很多人的心低話,我完全明白你的感受,但我們可以做到些什麼?
    我可能思想還未成熟,還是很天真很傻,看得比較簡單一點,我是一位運動員也是一位教練,只知道傳遞聖火是奧運精神的最高象徵,代表希望與夢想、光明與歡樂、友誼、和平、平等。以號召羣眾放下武器、停止戰爭,前來參加奧運會。鼓勵大眾齊來參與,以及傳遞友誼與和平的信息。提倡的堅毅不拔、以奮鬥為樂的價值理念...
    Ryan 有些東西知道就得嫁啦!愈想得複雜就會愈唔開心,既然我們又不是偉人,想得簡單一點,可能頭髮都會甩少D啦!做好自己已經很夠了 ^^

    Jimmy:竹園朋友?唔通你係張良?

  7. by Ryan on 5 May, 2008  10:39 Reply

    唔好意思,我只是有一點激動。每一天到新聞時間我均會開電視睇,但當天我卻關了。

    請不要誤會啊,我不是指摘這裡任何人,尤其身為好朋友的你啊﹗我只是抒發己見。

    而我依然希望這是一個精彩的奧運(雖然我比較期盼歐洲國家杯)。

  8. by Jack on 5 May, 2008  20:54 Reply

    Ryan:^^ 我哩到係言論自由的!哈~ 
    我當然知道你係激動啦!都咁多年朋友,緊係唔會咁易比你誤會啦!
    每年的奧運我都好期待睇跳水和體操,所以一定精彩的!
    唔知2年後的歐洲國家杯轉播權會係邊個台呢?

  9. by Joe on 11 May, 2008  23:16 Reply

    中國辦奧運是高興事!Ryan 如果你結婚,有人來到示威,你感覺點SIN????????

  10. by joe on 20 May, 2008  20:41 Reply

    jack, 你贊同 ma ???

  11. by Jack on 21 May, 2008  2:09 Reply

    joe:Ryan 係我識左17年的老友,我好清楚明白他的為人,其實每一個人都有佢自己既觀點與角度,有時緊係會有一點東西會看不上眼... 所以都唔駛咁介意我的好友言論 ^^

    我諗呀 Ryan 如果真的要結婚,而且有人來到示威,我一定唔會放過佢地,因為我一定會係 Ryan 的兄弟團!

  12. by Ryan on 2 June, 2008  17:52 Reply

    我現在才看到有人對我看法提出意見。我只是說我的想法,而不是想掀起論戰。

    Joe: 如你所講,假如有一日結婚而有人來示威?如果佢唔係我請黎飲既人的話(其至佢係我請的話),我只可以請佢走,最後唔得報警都冇辦法。我會好尷尬,但可能會罵人...但我不會打人掛。

    但,我有些懷疑用這一個例子作對比是否洽當地。我唔係大國。我冇捉人坐監。我冇禁止人入境。我結婚請邊個只需要向我太太同父母交代......

    我希望表達的是,我希望做人要有品,做大國都要有應有的態度呀。我心痛的是有人因為講了一些國家唔想聽的說話而坐監,我希望唔好有人因為講了一些說話而在香港這個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俾人攻擊(你又可能會講因為陳巧文支持藏獨之嘛。咁我又會問支聯會又點解被人圍被人推撞呢?)

    我希望我因為作為中國人及香港人而自豪,而我亦確因為中國政府在地震時的表現以及香港人的慷慨而自豪,因為這些都是關懷的表現(亦都切合了胡溫的施政主張「和諧社會」)。但言論自由呢?這方面我覺得中國及香港可以更進步。這是我的盼望啊﹗

    最後,我其實都好想明白香港揀選火炬手的準則--舉一例子,我真是不明白為何有贊助商的中層經理及某些公營機構人士的太太可以去傳聖火。用代表性?用知名度?定係對香港的貢獻?定係政治上的影響力?定係....但最好笑的是卻有人說夠哂代表性。我真是很不明白﹗

    司徒:對不起﹗

  13. by joe on 2 June, 2008  21:42 Reply

    1年365日, 高志活及其他異見人士在聖火傳遞間入境。為什麼要選擇人地高高興興傳聖火日子來呢 ? 目的是什麼? 令中國尷尬? 外國對傳傳遞聖火人士的行為又好有品.......
    64是一件事,西藏獨立是一件事, 傳聖火是另一件事...不可以混合一起來講的...........
    這是我個人的想法...我不是想掀起論戰...RAYAN 如令你不高興...在這裡同你講一聲對不起﹗

  14. by Ryan on 3 June, 2008  0:20 Reply

    Joe: 我不需要什麼人講什麼對不起。我也說過這是我的想法、表達、盼望。我也不是說我一定是對的,因為這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是事實(fact)及價值觀(value)的分別。我不是一定希望別人認同,我希望的是表達意見、進行討論。當然如果可以自由地表達意見而令到別人認同,會令發表者更高興。正如Jack講,這裡是有言論自由,是一種空間。我慶幸只要在香港,要講什麼都可以(會唔會俾人刪除係另一回事),唔會俾人以言入罪。

    又正如你所講,如果有人在某些在傳遞聖火時攪事,可能真係好冇品。但我想的是係咪會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去處理,而不需要唔俾人入境之餘,又話冇黑名單這回事。

    再退後一步諗,如果一個政權做了一些決定,而不需介意一些少眾的一點聲音甚是容許,這些所謂的「軟力量」,是否會比較好一些呢?

    你亦有你的道理:可能政治不應和傳聖火及奧運精神混為一談。但當我知道在港傳遞聖火人士名單時,就發覺好難令人不和政治扯上關係。正如我上一個留言一樣,究竟揀選的條件是什麼?又舉過例,為何有些商界人士可以參加,但民主派人士又一個都冇份呢?但霍生卻煞有介事地說這班人係代表哂社會的各階層,我真係好唔明。(但有一些人話邊個傳都冇所謂啦,咁我就冇話可說了)。

    其實,無私顯見私。反之當一個社會可以有充份討論的話,就算未有一個完完全全的共識,都可以增加一個決定的認受性。而容許人有充份討論的地方,就正正係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