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蜻蜓先生說… 再見!

從前有一個珍貴的地方,它不算什麼美麗,在普通人的眼中,它只是一條荒廢的村落,野草雜生。但這個地方孕育了很多美麗而寶貴的生命,罕有而稀少的動植物。牠們一直也和平共處,一起保護這個挪亞方舟,一代傳一代… 當中住了一位世界知名的蜻蜓先生,雖然牠只是一隻細小的蜻蜓,但牠是世界上獨有的,各國的科學家和電視台也會來到這個地方為牠做訪問。

很可惜,這個挪亞方舟位於一個受了咀咒城市,這個咀咒人人也稱之為「發展的魔咒」,每逢有發展商發展的地方,周遭的一切動植物,就算有多珍貴,有多罕有,也無一幸免,例如在南生圍的發展,那兒的古樹受到政府的保護,需要發展商考慮和古樹一併列入發展當中,但咀咒很快便令兩旁的樹木自然燒毀;

位於屯門的小冷水是整個華南地區最大的蝴蝶過冬地點,世界知名,但發展商也總是選了附近的地區開發,使前來過冬的蝴蝶減少。咀咒還在蝴蝶過冬的地方種植了一些生長速度比較快的台灣相思和毛葉桉,那些樹生長得這麼高時,便會擋風,當蝴蝶棲息在樹上時,它作為避風的功能便會越來越弱,間接令過冬的蝴蝶大量死亡;

現在卒之也到沙螺洞這個蜻蜓天堂,因為發展商將要開發該地,在外圍土地興建日式骨灰龕,咀咒便把大片的植物枯死,趕盡殺絕!蜻蜓先生委託我向大家宣佈,牠要走了,牠不能繼續在這裡傳宗接代,就算發展之後會在該地興建保育區,也不會喜歡在這裡生活,牠說道:「沒有雀鳥喜歡困在鳥籠,沒有鱷魚喜歡住在濕地公園,沒有… 沒有… 我們生於自然,最喜歡的,就是最原生的,沒有破壞的。」

這個可笑的咀咒城市,一方面叫我們綠化環境,在石屎森林中種植一些植物,放置一些盆景,興建空中花園。而另一邊廂,不停賣地給發展商,批准它們大興土木,到處破壞,甚至可以在「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 可悲!

只好和蜻蜓先生說一聲… 再見!

5 Comments

  1. by roy on 24 January, 2009  11:36 Reply

    jack:

    自己身為一個香港人,而感到羞恥.大陸,台灣保育已經遠遠放離.
    更煌論日本,其他歐洲/美國地方.香港只剩呢12個最有價值的
    保育地.如果都守唔住的話,真係好可悲.

    • by Jack on 24 January, 2009  14:55 Reply

      跟本香港就唔係走呢條路線,淨係識得金融、房屋、金錢、地產...
      對住他們講昆蟲、蝴蝶、蜻蜓... 對牛彈琴!><"
      Roy 你一定要堅守鳳園,唔好比敵人入侵!

  2. by 多多 on 24 January, 2009  21:21 Reply

    我第一次去沙螺洞就是跟你們去數蝶比賽那天,還記得第一眼看見沙螺洞感覺就似一個與世隔絕的世外桃園,雖然環境很破舊,但還是很喜歡這個地方呢,我真的很想再次去到這個地方,同時亦很心痛一個世外桃園、蜻蜓天堂可能很快要消失了.....

    • by Jack on 25 January, 2009  15:55 Reply

      下次我地去既時候,可以已經咩都冇晒了...
      很可惜呢!

  3. Pingback : 捨不得妳! | 我們的故事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